方子不方

《夜曲-Nocturne》

芥敦 有女装预警❗❗❗

能接受再继续往下翻↓

希望能给点开的你一个好的阅读体验

写不出他们万分之一的好,ooc是我的过失

我流女装芥芥 女装攻真的不能再带感

女装芥和正装敦的感jio麻烦大家充分发挥一下自己的脑洞和想象力(bushi)

文的服饰和舞会设定参考了推特上一个太太的图,非常感谢太太的告知!现在已经把图删掉了,希望没有影响到各位(鞠躬)

 

  灯光暧昧不清地为在舞会上谈笑风生的先生女士们轻柔地披上渡着金边的轻纱。演奏者指间流淌出舒缓的乐章,原本因灯光而透露着些旖旎的气氛,加上这刚刚响起的前奏似乎多了些无法言喻的东西。

  歌者是一名年轻的女子,被高高束起微卷的马尾给人徒增一分圣洁感。她穿着白色的长裙,过长的裙摆安静地在光滑的大理石地上绽放出一朵娇小的白花。随着前奏的响起,女子慢慢睁开原先闭着的双眼,白皙的手虔诚地十指相握正放在胸前,就像一个对爱情憧憬的纯真少女。

 ——这些鲜明的迹象说明这一场舞不会有淋漓尽致,不会有歇斯底里,不会有升温而旖旎的气氛。有的只是白昼黑夜交替的平淡,月光安然笼罩大地的温柔,夜莺婉转歌喉的美好。因为这首夜曲而携着舞伴进入舞池的人都会掉进一个用安静、真实与白昼所织成的绮丽梦境。

  真的不来舞蹈一曲吗?会终身后悔的哦。白发少年像是听到有人在耳边轻笑低喃,把嘴紧紧抿成一条线,垂着眼似乎在考虑这个浪漫意味浓郁却又带有疯狂的建议。似乎就在那一个瞬间,白发少年像是决定了什么,转过身面对着黑发少女微微躬了一下身子,向发起了共舞的邀请。 中岛敦那双在璀璨灯光下似乎能折射出彩虹的眸子带着些许的紧张,但更多的是不容置疑的坚定。

  反倒是紫金色眸子倒映出的身影主人稍微愣了一下。芥川龙之介今天穿上了极其性感的女性礼服,开得过度暴露的前襟,半露出了少女精致的黑色蕾丝边内衣。连领子,手套,侧开襟都带着复杂且优雅精致的黑色蕾丝边,蕾丝花纹交错着与衣服主人白皙的皮肤形成了一幅极其赏心悦目的美人图。全部露出的白皙后背有着明显的蝴蝶骨,蕾丝开襟堪堪遮住大腿,以下的腿部修长且笔直,令人遐想非非。有着比起真正的少女还要盈盈一握的腰肢与因为身体原因有些消瘦的身材显得娇弱和小巧。 

  可如果你因为这副外表就认为这是一位小鸟依人的可人儿而做出一些失礼的举止的话,那你可要请人好好数数你身上到底有多少个血窟窿了 

  芥川龙之介掩起灰黑眸子中的点点错愕,眼神暗了暗,继而开始正视向自己发出邀请的少年 舞会主调的暖色灯光细细地勾勒出少年硬朗的五官,右边标志性的白色长鬓服帖地修饰着他的脸。左边的发被与谢野小姐精心地用发胶造型成掀起的模样。再搭配上太宰治给他挑选的西装,很好地修饰出少年匀称的身材。可是最讨人喜欢的不是少年端正帅气的扮相,而是那份用衣装都掩盖不住的点点青涩与英气。 

似乎自己没有理由拒绝人虎啊。

  芥川龙之介偏过了头,却很自然地搭上了中岛敦向自己伸出的手。中岛敦在对方手掌附上自己的时候悄悄松了一口气,随即悄悄抬起眼睛瞅着芥川龙之介好看的侧脸。 开玩笑,中岛敦内心紧张透了。无论表面上装得如何从容,但始终只是个少年。平时接触的女孩子屈指可数,而且大多数看到自己都避免不了一场恶战,实在是没有什么闲情像这样邀请对方跳支舞——且不提跳舞的对象还是芥川龙之介。抑制不住的一丝红晕浮上脸颊,中岛敦小心翼翼地牵着芥川龙之介的手向舞池走去。 

 Never cry never sigh 

别再哭 别再叹息

 You don’t have to wonder why 

你不需要知道为什么 

这是一场 没有任何理由的舞 

不需要任何理由去诠释,不需要任何借口去开脱,更不需要任何人的干涉。在旁人看来,只是一个相貌出众的少年邀请了一个相貌同样出众的少女共舞,美好得像一个童话故事。像什么呢?在场的人不同而约地想到在一个洒满月光的大地上,黑天鹅化身的少女正在与人类的王子共同舞蹈。寂静辽远的大地成为二人的舞台,月色也为他们轻柔地披上了用光晕织成最温暖也最美丽的纱,让交织共舞的人影变得若隐若现,变得朦胧。整个世界仿佛只是他们两个人的。

 这只是这两位的共舞时光。

  中岛敦刚踏入舞池,也只是小心翼翼地滑了几步。 是的,他放不开,更何况是身处于这样的环境之中。倒不如说是中岛敦怕了,在他的认知里,他一直以来都在拖着侦探所大家的后腿。虽然大家都说自己的异能力月下兽很强,但是在没有完全能掌控和展现它的前提下,自己什么都不能做。因为一直在被他人拯救,难免会更加害怕失败。一旦开始害怕失败,整个人就会变得小心翼翼。

  说到底,还是自己能力不足——

  如果这次任务会被自己搞砸……想到这里,中岛敦眼底难免浮现出苦涩,嘴角也不自觉地抿在一起。

  芥川从滑进舞池的时候就一直在注视着中岛敦的脸。那认真得过分,平静得过分的眼神就一直定格在对方的脸上,从未改变过轨迹。中岛敦眼底的闪过的情绪和面部的小表情自然都逃不过芥川的眼睛。 说实话芥川龙之介并读不懂中岛敦到底在想什么,就算他说过“我理解了”这样的话语,但也只是理解了中岛敦那自以为是活着的理由,对于其它的一无所知。芥川龙之介可没有什么心思去揣摩别人,因为能跟他照面的人,要么是死人,要么是敬畏自己的人,要么是自己根本没有资格去揣摩的人。可是现在对方是中岛敦,是他的少年,是特殊的存在。即使这样芥川也不会要像陷入爱河磨磨唧唧的情人那样去猜测对方的心思,他可能什么也不懂,但是他意识到他的少年好像有些悲伤,所以无论如何,他都会去先发制人地掠夺这场舞蹈的主导权。

 芥川开始行动了。

  敦因为怀着“会不会被罗生门刺穿”的谨慎心思,只是用手轻轻地搭在对方纤细的腰上,握手的力度也小到刚刚能保证对方手不会滑落的境界。芥川握着敦那只手的力度逐渐加深,直到二人十指紧紧地相扣。另一只搭在敦腰间的手也没闲着,用力地把陷入回忆的那人拉向自己。

 中岛敦因为手被逐渐握紧的温度而从自己的回忆中惊醒。“芥川…?”等到中岛敦收起眼底情绪正视芥川的时候,两个人之间的距离被拉近得令人脸红,几乎是抱个满怀,甚至能感受到彼此心跳的频率。忍不住小小地惊呼了一下对方的名字。

  芥川把下巴埋在敦的肩上,闭上眼尽情地感受着敦身上的气息。

  好温暖…他的气息还是那么地令人心安

  芥川闭上了眼。他们贴得是如此之近,像要把彼此狠狠地融入骨肉里,再也不分离。每一次的呼吸间所闻到的也都是彼此的味道,好像他们是落难的旅行者,正在一座孤岛上相遇,并惊喜地拥抱在一起。

  他们都是寂寞的兽。

  说不清的羁绊从第一次任务开始就无形地渗入了他们的血肉中,细小却又真正存在的线紧紧缠绕在一起,打下了一个个无解的结,有时甚至让他们连呼吸都变得困难起来

或许是这辈子也逃不开了

  芥川听到敦的惊呼后才缓缓睁开双眼,微微将头侧了些许幅度,朝着他的耳边说着什么

“你太紧张了”

“用尽你全身力气来取悦我吧,人虎”

给宁远和《塔楼》的一些赞美

很荣幸能为宁远的《塔楼》写评,那么开始吧
@宁远

时间可以磨平一个人的菱角,何况身处于磨难之中

理查德也只是一个孩子,他有着少年应该有的天性。他青涩,他的心智还处于一种并不成熟,容易被左右的年纪。在同一环境一万人中,总会有一个与众不同的人诞生于此。他的天性,他的思想,他的行为,总会与他人有着差异。该说他是异类吗,他到底是可以创造新时代的伟人,还是思想混乱的蠢材?

开篇用理查德吃饭的情节,很好地给读者勾勒出主角的初形象,突出了理查德与周围环境格格不入的性情,为后面“他不爱神”作了铺垫,让人不禁猜测生活在这种环境的主角接下来又会做出怎样的举动。

用现在的话来说,他是个想要反抗,且将要反抗的人。他或许是个英雄,我这样想着。且先不提在后文被疯狂打脸的事。

理查德拿到了日记后,他开始记录自己的所思所想。动笔的这一段描写得很精彩。他太激动了,他太害怕了,他的手止不住地颤抖,只有指甲深入血肉的痛苦才能使他冷静下来。他开始写了,颤抖的字体表现了主人的激动。这些对神抨击的话语似乎让理查德把自己所有对神质疑,痛恨,与对神的信者的鄙夷全部淋漓尽致地展现出来了。属于孩子单纯对神的不满的文字,或许也是一种敢于反抗精神的体现,在看似无害却令人毛骨悚然的坏境中,这样的思想是弥足珍贵的,像身处黑暗中的那一小束光明,即使结局是光明被黑暗吞噬。

好了接下来全文的最大反转要出现了。忍住眼泪.jpg

卡罗拉的出现到底是喜是忧。其实我对这位新人物的出现是怀有质疑的,被利用的剧情层出不穷,我在害怕这么一小点光明也将要被拉入黑暗了吗。理查德和卡罗拉交流互动的剧情,就像是两只小野兽之间的惺惺相惜。

你觉得,神是怎样的?这个问题在这个文章中就像是笑话,明明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问题,却在理查德问出口之时,给这最后的小小阳光宣判了死刑。

即将进入尾声,我看到了一个令人心痛的结果。光明被束缚了,光明被禁锢了,光明就要被毁灭了。理查德再怎么说也只是一个孩子,处于这样一个泯灭人性的封闭环境,无疑是一个巨大的人格毁灭冲击。

理查德在塔楼顶端的嘶吼,嚎哭,或许是他最后的反抗。看到这里是忍不住的心疼,因为我见证了光明的陨灭。可是宁远的刻画到这远远没有结束,最终的结局才是恶意最大的地方(bushi)

顺理成章地,理查德彻底崩坏了。吃酸桃的描写太生动了,似乎我已经可以隔着屏幕闻到那种混杂的腐臭味道。

惩罚结束,亦是重生的开始,也是毁灭的结局。结束惩罚后的理查德,以前的质疑和不满全部变成了极度的狂热。他披上有最尊贵标志的袍子,接受了其他同学的赞美,但却亲自烧毁了曾经的希望与光明。一个曾经敢于寻找真相的人,心性渐渐被泯灭,或许把敢于反抗的人身上的菱角都磨平,是这尘世最爱做的事情。

宁远的描写都很出色,意境刻画得也非常到位。所表达的情感都是那么曲折,刻骨铭心。能让读者不知不觉带入情感,并为剧情感慨万千,我觉得这是一个比较高的境界。

《塔楼》中前文伏笔都埋得十分自然,仔细一想似乎都在狠狠地讽刺这个结局。不愧是宁远自己也十分喜欢的文章啊,我看完这篇文章时,是非常震撼的。触动人心等词汇就不再多说了,感悟很深刻吧,说实话亲自见证这样纯真的光明渐渐步入黑暗并沉眠于此,对我来说是个不小的煎熬,但是又是那么吸引人,这就是宁远文字的魅力所在吧。

您用文字中曲折的情感征服了我,您值得这一切的赞美。可惜我个人是比较才疏学浅的,不知道该用怎样的词语汇成滔滔不绝的赞美之意。如果您能在这些寥寥文字中能感受到一点我的赞美之意,我就心满意足了。